当前位置:悠悠书盟>我真没想折磨诡异啊> 第一章:夜半敲门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第一章:夜半敲门

章节不对?章节无内容?换源看看: 阁笔趣
  夕阳斜下,福禄市一间空荡荡的大学教室内,站在教室后排的左源正收拾着桌面上的书本。

  “源哥,我怀疑……我室友可能鬼上身了。”

  旁边,一位年轻人脸色凝重,像是吐苦水一样开口说话。虽然是选修课,左源不怎么来,但还是记得这家伙叫做张二。

  左源只是瞥了他一眼,“你要是闲着没事儿干的话,就去找个厂上班吧,我认识一个厂长,打螺丝的,一个月能挣二十块。”

  “别啊源哥,我是来正儿八经求助的!我听他们说你鬼点子多,给我支个招吧,我感觉最近室友看我眼神不太对劲,可能是对我有非分之想!”

  左源有些无语,指着窗户外,目光所及的一处山头,说道:“你看见那座山了吗?山上有座庙,你可以去烧柱香,然后祈求佛祖保佑,让你室友发羊癫疯的时候不会把你按在床上。”

  看着窗外的山峦,张二表情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几乎是抱着左源的大腿,哭诉着,“源哥!那地儿太远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你帮我想个简单点的法子吧,越简单越好!”

  无奈地叹了口气,左源在自己的挎包里面一顿摸索着,“行吧,我这里的确有个比较简单的办法,看在你是我同学的份上,就帮你一次。”

  “真的?”张二双眼一亮。

  左源啪的一声将一个东西拍在桌面上,做了个“请”的手势,“就是这个东西,对付你说的鬼上身极为有效,轻松解决一切问题。而且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差评,差评率低至百分之零。”

  张二喜笑颜开,低头看着那个被拍在桌面上的东西,面部神情一下子就僵住了。

  那居然是把折叠刀。

  “我和你说,”左源指着自己心口的位置,“他发病的时候照着这个地方扎下去,相信我,百试百灵!

  “如果实在不行,你照着脖子来也可以。”

  张二眼神变得古怪了起来,他看着左源,语气甚至变得有些软弱,“源……源哥,你怎么随身带这种东西啊?”

  左源理所应当地回答道:“哦,我平时喜欢吃水果,所以随身带把刀还是没有问题的吧?不过这办法我挺推荐的,永绝后患。”

  “还……还是算了吧,”张二支支吾吾地,屁股从椅子上挪开,朝着门口走去,“我,我还是试试去山上的庙里烧柱香吧,那办法我感觉比较靠谱……”

  对于这种上学还携带这种危险物品的家伙,张二可不敢过多交涉,万一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那就完蛋了。

  就在张二准备离开教室的时候,左源忽然叫住了他。

  “等一等,如果你真的害怕的话,可以试试这个东西,我便宜点卖给你。”

  张二回过头来,却发现左源从挎包中掏出了一根血红色的蜡烛摆在桌面上。

  他有些发懵,“源哥,你没开玩笑吧?蜡烛驱鬼?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

  左源一副你自己爱信不信的样子。

  “这……”张二犹豫了一下,还是试探性地问了一下,“这根蜡烛,多,多少钱?”

  “今天优惠大促销,原价九九八,这次只卖你九九九。”

  嘭——

  张二转身径直离开,顺带带上了门。

  一根蜡烛卖自己九九九,还反向打折?这纯属把人当傻子呢!

  “不相信?还是太年轻了。”

  左源也没有拦着他,只是在他离开之后,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

  【你的这一番言行举止让张二感到了强烈的不安,甚至连蜡烛都没卖出去,师爷可真是做生意的天才】

  【情绪点 4】

  “只加了四点情绪值吗?”左源喃喃自语着,“现在总共只有四十点情绪值,想要抽奖的话,必须得五十点,还得憋一阵子。”

  他人情绪的变化,可以给自己增加情绪值,这是左源所总结出来的规律。而且这情绪值很怪,如果只是别人单方面产生情绪的变化,自己不会得到任何的情绪点加长,必须要建立在这个情绪的产生与左源的言行举止有一定关联的基础上。

  左源也不是没有使用过自己脑子里面的抽奖模组了,毕竟刚才他掏出来的那根蜡烛就是从这个抽奖模组里面所获得的,的确拥有阻挡那些脏东西靠近的能力,只不过是一次性的消耗品而已。

  “还差一些啊。”左源将最后一本书塞进了自己松松垮垮的挎包中,走出教室,关上了灯。

  学校外的大街上没什么人,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左源回到自己所居住的出租屋楼下,灯红酒绿的小巷中,一位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酒吧的招牌前,冲着左源挥手,露出自认为极其迷人的微笑,“小左,今天不进来坐坐吗?”

  左源虚眯着眼睛瞪了她老半天,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是慧姐啊,你化妆成这样,我以为是黑山老妖呢,吓我一跳!”

  “臭小子!有本事和我进房间!”

  【你的吐槽让慧姐感到气急败坏,恨不得冲上来直接撕烂你小子的嘴】

  【情绪点 2】

  没有理会慧姐让他下楼进小房间里单挑的垃圾话,左源快速跑上楼。

  回到自己房间中,左源将挎包扔在沙发上,长长地出了口气。

  今天的自己,对调动别人情绪的功力又有所增长呢。

  “洗洗睡吧,距离抽奖还有还差八点,明天再招惹几个人,应该就能抽奖了。”

  左源刚准备脱掉自己身上的外套时,他忽然感觉到房间内的温度似乎降低了一些。

  头顶的灯光似有似无地黯淡了几分,像是受到了某种影响,亮度不断跳动着。

  “电压不稳?”左源觉得有些奇怪,他记得自己是交过电费的,难不成是电路老化了吗?

  叩、叩、叩——

  一阵很轻很轻的敲门声从大门的方向传来,左源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应该没有人会来找自己才对。

  难不成真是慧姐气不过,想要上来和单挑一下?

  自己家的床貌似不够大啊。

  “谁啊,大半夜敲门,鬼催命啊!”左源放开嗓子问了一句,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咔哒——

  突如其来的机械结构转动声,让左源感觉到了不对劲。那扇已经有些老旧的防盗门,正在很缓慢地开启。

  吱。

  生锈门轴的摩擦传出刺耳声响,防盗门被一股力量从内往外推开,露出黑暗的楼梯间。

  在门后的阴影之中,站着一个人。

  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披着一身破破烂烂的白布,肤色铁青,血管呈现出病态的紫色。双眼是死一般的沉寂无神,光是对视着,都能感到一股发自内心的森森寒意。

  尤其是这个女人的身躯,肉眼可见的组织腐烂,散发出腥臭味。

  左源看着这个站在门口没有任何行动的女人,先是愣了一秒,随口说了一句话。

  “如果你没事的话,请关一下门,味儿有点冲。另外顺带帮我把门口的垃圾丢一下,谢谢。”

上一章目录我的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