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悠悠书盟>绝世弃子> 1 陆修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1 陆修

章节不对?章节无内容?换源看看: 阁笔趣
  “小修,三年过去了,你究竟去了哪儿?姐姐好想你啊……”

  “今天是农历三月初八,如姐姐没记错的话,应是你的生辰……小修,祝你生日快乐!”

  “五年了,小修,也不知道你怎么样了?哈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从即日起,姐姐就正式接手家族的生意了,等你什么时候回来,姐姐养你……”

  “小修,今天是你离开的第八年三个月零七天了,奶奶她……快不行了,姐姐求你,快回来吧……”

  “……”

  仇池山,青守观!

  陆修揣着这一封封的书信,内心久久难以平复。

  通过内容、字迹,他可以肯定,这些宛如日记般的书信,皆是出自他的姐姐,陆晚盈之笔!

  八年前,他曾是金陵陆家的养子。

  深得陆老太和晚盈姐的关照。

  但因养父母的意外身故,他也就此被逐出了陆家。

  不过对于她们的这份恩情,他始终都是铭记于心的。

  而后,他被一位邋遢老道带回了青守观。

  这一待,便是八年之久。

  这期间,他无时无刻都想回去看看。

  奈何,这固执的老道偏就不允许他下山。

  对此,他也无可奈何。

  陆修的神色带有几分缅怀和惆怅。

  突然间。

  他想到了什么似得,急忙快速地翻看了一下最后一封书信的日期!

  七月八号?

  竟然已经过去半月之久了!

  那陆老太岂不是……

  想到这,陆修神色大变,转而气急败坏地对着一旁的邋遢老道大吼道:“臭老道,为何不早点把这些书信交于我?”

  倚靠着门板的邋遢老道,正很不文雅地抠着脚丫,头也不抬,漫不经心地回道:“这些书信是清寒那丫头,今早才差人送来的。”

  “泠清寒?”

  陆修微微一愣,“我六师妹?”

  “不错。”

  邋遢老道毫不隐瞒地说道,“她自打下山之后,就一直留在了金陵,对于陆家那边,也颇为留意。”

  闻言,陆修面露惭愧之色,同时内心暗自感动。

  自打被这邋遢老道带上山之后,他便被其收为了嫡传弟子,成为了这青守观的大师兄。

  而接下来这八年,这老道又前前后后收了不少的弟子。

  每一个,实力都不同凡响!

  有盖世无双的北渊战神、有举世闻名的圣手中医、更有富可敌国的商界王者……

  而六师妹泠清寒,也正是其中之一!

  用老道的话来说,这些人,今后都会对你有用。

  陆修虽不明其用意,但还是默默地记下了。

  旋即,他一双漆黑的眸子凝望着邋遢老道,语气坚定道:“师傅,弟子要下山!”

  “怎么?不叫臭老道了?”

  邋遢老道停下了抠脚的动作,抬头,微微眯眼。

  “那是爱称。”陆修解释道。

  “滚你丫的!”

  邋遢老道抄起脚底布鞋砸了过去,破口大骂道,“我的七个弟子之中,就属你最为大逆不道!”

  “滚!赶紧滚!限你三秒钟之内,滚出老子的视野范围之内!”

  “多谢师傅!”

  陆修拱手作揖,转身撒腿就撤。

  一溜烟的工夫,已是不见踪影。

  邋遢老道望着陆修离去的背影,骂骂咧咧道:“他奶奶的龟孙子,跑得比兔子还快!”

  顿了顿,他的神色似有几分落寞,呢喃道:“八年之期已满,也算不负故人之所托了……”

  ……

  金陵,陆家。

  “八年了,终于又回来了……”

  宅院门口,一名身着黑色布衣的年轻男子,呆呆地伫立着,凝望了许久。

  望着这个他曾经生活了十多年的久违之地,此时反倒有种说不出的陌生之感。

  他仰起头,当注意到那院门上高挂的白布时,身躯猛然一颤,旋即,苦笑道:“终究,还是来晚了吗?”

  虽然早已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但他的心里,还是一时间难以接受。

  他迈步,径直地走向宅院大门。

  可,还没来得及跨进门槛。

  便有两道魁梧的身影,阻挡住了他的去路,随之冷冷地道:“来者止步!近日陆家不待客!”

  这二人,正是陆家看守院门的保镖。

  陆修看了他们一眼,神色平静地道:“故人之子,前来吊唁。”

  两名保镖打量了陆修几眼,顿时嗤之以鼻。

  他们堂堂陆家,岂会与这等穷酸装扮的土鳖有交情?

  怕是打着为陆老太吊唁之名,来攀陆家的高枝来了。

  更何况,二爷都交代了。

  在这服丧期间,决不允许无关之人进到陆家!

  “什么狗屁故人之子,搁这跟我们装呢?”

  “滚!赶紧给我滚!”

  这两名保镖指着陆修的鼻子,很不客气地驱赶道。

  陆修见此,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遥想当初。

  他就是在这里被丢出陆家大门。

  既然如此。

  那自己就索性借这个机会,堂堂正正的重回陆家!

  于是,他漠然置之,继续跨步前行。

  这两名保镖一见这情形,顿时勃然大怒:“都说了陆家近日不待客,你是听不懂人话么?”

  “他奶奶的,非得逼老子动手!”

  其中一名保镖大骂一声,直接伸手过去搭住了陆修的肩膀,欲要强行将对方推出去。

  他本以为对方那瘦弱的小身板,被自己轻推一下,就会栽倒在地上。

  可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撼动不了对方分毫!

  哪怕是他双手并用,使出了全身的力气,也抵御不住对方前行的步伐!

  这是什么情况?

  他有些懵了。

  旁边那名不明所以的保镖,一脸不耐烦地督促道:“王三,你怎么回事儿?赶个人还不会吗?”

  “不,不是,这小子有古怪……”

  那名被称为王三的保镖,又急又气。

  “不过是个弱鸡罢了,能有什么古怪?”

  另外那名保镖面露不屑之色,直接奋力一掌拍向陆修。

  而当手掌触及到陆修胸口时。

  “滚!”

  一声暴喝!

  陆修全身迸发出一股媲迹天神的威压!

  气势如虹!

  直接将两名保镖同时震飞了出去!

  轰!

  而后撞击在了旁边的门板上,重重地摔在了地面!

  “噗……”

  两名保镖只感觉浑身炸裂一般剧痛,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抬头望向陆修,神色动容,满脸的惊骇之色:“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有,有胆报上名来……”

  黑衣男人傲然而立,居高临下地俯瞰了他们一眼,吐字道:“陆修!”

上一章目录我的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