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悠悠书盟>工业狂魔> 第1章 我爹三天没打我了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 X

第1章 我爹三天没打我了

章节不对?章节无内容?换源看看: 新八一中文阁笔趣大家读
  九九年,十月十二。

  东山西南角,黄泥岗。

  “睡睡睡,都几点了?!”

  清晨,愤怒的咆哮声,将十六岁的徐飞,从睡梦中惊醒。

  睁开双眼,床边杵着一个满脸横肉的猛男。

  徐飞呆愣数秒,本想问问你谁啊,瞅到对方身上的退伍军装,猛然想起,这是他从小到大,只见过寥寥几次面的老爹。

  姓徐,名大友。

  参军二十载,上过两次战场。

  战争结束后,转业回老家。

  按级别待遇,被分配到县安全局,任副主管。

  乍闻此消息,徐飞在坏学生面前牛比坏了。

  然而,这爹上任第二天,就单枪匹马杀进洗浴中心,抓了跟洗脚妹深入交流的县首富,以及两个台省来的富商。

  在这个以发展为主的时代,搅黄一个重点项目,又得罪县里的土财主,结果可想而知。

  短短不到一个月,徐大友同志先被免职,后被转岗农业局,接着下放农机站,如今成了一名超高配的农机监管员。

  ‘莽撞、脾气冲、为人太直、不会跟上下级打好关系……’

  以前爷俩见面,徐飞还会冷嘲热讽几句。

  后来挨打的次数多了,也就消停下来。

  按道理讲,这是爹,咱不应该这样。

  但你见过,因晚自习上厕所没打报告,被当做精神病发作,开除学籍的冤大头么?

  他就是。

  更离谱的,这都高三了,同班的县首富儿子,整天往返游戏厅和台球室,不仅没受处分,年级主任还天天跑去嘘寒问暖。

  不用想,肯定是老徐得罪县首富,顺便把他也收拾了。

  ‘有钱了不起?’

  ‘有钱就能为所欲为?’

  徐飞恨恨想着,穿上衣服秃噜下床。

  老徐见状,叹口气,“小飞,你也老大不小了。”

  “村里跟你差不多的年轻人,全都出去打工,等他们年底回来,肯定张罗着相亲订婚,咱若想娶个好姑娘,也得赶紧呐。”

  “嗐,娶那玩意作甚,还得养。”

  “嗯?”老徐冷着脸,抽出皮腰带。

  徐飞心中一紧,“娶,咱不仅娶,还要娶漂亮的。”

  “这就对了!”老徐脸色稍缓,旋即话音一转,“可咱家这么穷,谁会看上咱?所以,咱得找个正儿八经的体面工作,至少要让日子看上去有奔头。”

  不等徐飞开口,继续道:“早上我用村里小卖部的电话,跟我战友,也就是你赵伯伯,联系了联系,他转业到广区机电厂,任一把手。

  听说你的情况,你赵伯伯当场表示,能从厂子里腾个岗位,在车间清理铜线,活简单,也轻松,每月六百,比我现在工资都高,踏踏实实干两年,说不定还能混个编。”

  “不去,我要做买卖!”

  “嗯?”

  “下车间啊!咱村里去南方打工的年轻人,但凡下过车间,有几个落到好?一个被车床切掉半个手巴掌,一个被半成品砸成瘸子,一个计件太投入练成斗鸡眼,还有一个串珠子的直接疯了。老徐,实话说,你还想让我娶媳妇么?”

  “你在家找不到工作,倒卖破烂玩具又赚不到几个钱,拿啥娶媳妇?”

  “呵,你瞧瞧他们那样,只要我活得好好的,咱村同龄人中,我绝对第一个找到婆娘!”

  “???”

  徐飞趁老徐愣神,三两步走到正堂,看向摆放在伟人像旁边的黑白相框。

  照片中,一个身穿军装,外罩白大褂,看上去格外英姿飒爽的年轻女子,正面带微笑的看着爷俩。

  可惜,他从未见过真人。

  徐飞左手暗中掐一把大腿,疼的瞬间流泪,右手摩挲着相框,挤出一丝哭腔,“再说,咱家就我一颗独苗苗,我妈肯定不希望我身残志坚。”

  刚反应过来的老徐,看到这一幕,如遭雷击。

  拎着皮腰带的手哆嗦、哆嗦,猛地一脚踹飞屋门,“你现在就给我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去县城赶火车,敢不去,老子打断你狗腿!”

  吼完,怒气冲冲走向院门。

  “这聊得好好地,咋就突然炸了呢?”

  徐飞躲在屋内,扒拉着门框暗中观察,确定老徐离开后,方才松了口气。

  出门打工?

  凭打工赚的那点钱,怎能斗得过县首富?

  况且……

  徐飞左右瞧瞧没人,转身进屋关门。

  随后来到存放杂物的内屋,看向摆放在八仙桌上的两件铁皮跳跳蛙。

  一件是他以前的玩具,保存的还算完好。

  一件是他用剪刀、钳子、铁皮,徒手制作,看上去丑陋粗糙,并且尚未涂抹漆料。

  徐飞找出几个瓷碗,分别倒上红、绿、黑、白四种漆料,搅拌一番,拿起自制的铁皮跳跳蛙,参考买来的成品,认真上色。

  许久。

  其视野中飘过两串字符。

  [解析成功。]

  [科技列表收录:发条玩具-铁皮青蛙。]

  “终于成功了。”

  徐飞揉揉酸痛手腕,看向视野右上角的半透明齿轮。

  昨晚,圈里羊羔饿的嗷嗷叫,他翻遍家里没能找到饲料,无奈之下,只好跑河堤薅点荒草。

  万万没想到,走到半路,天上忽然掉下一颗流星。

  紧接着,脑海里冒出一个声音,说什么你成为一名指挥官,默认签署保密协议。

  黑灯瞎火,又是荒郊野外,乍一遇到这事,咱不懂,也不敢问,更不知道该怎么反对。

  总之,签完保密协议,流星就是他的了。

  不,是他获得一台五米长,一米高,由各种线圈和泵体构成,能够随时召唤的破烂装置。

  基地核心:它本应该是一辆巨无霸,但战争失败后,遭受毁灭性打击,目前仅剩一条基础生产线,你可消耗能量值,对损坏模块展开修复。

  基础生产线:用于生产简单的机械装置,每增设一条需消耗10万能量。

  能量:0/0,一切与基地核心有关的生产活动,均可产生该数值。

  待修复模块:

  1,图片(乱码),需1万能量。

  2,图片(乱码),需10万能量。

  3,图片(乱码),需100万能量。

  4,图片(乱码),……

  5,……

  徐飞研究许久,终于搞明白。

  这应该是一座小型工厂。

  只要准备一件样品,拆解重组,掌握其原理和构造,再现场制作一件同款。

  然后给基地核心接上电线,并投入足够的原材料,就能实现生产。

  不过,基础生产线只能生产简单的机械装置。

  像手电筒,那是电气装置,提示科技不足。

  像掌上游戏机,那是电子产品。

  像老徐的自行车,虽然符合条件,但咱拆了,却组装不上……

  另外,某些破损废弃的东西,还可以分解成原材料。

  比如压水井,分解出8kg金属铁。

  比如铁皮炉子,分解出3kg金属铁。

  比如老徐那辆损坏的自行车,分解出30kg金属铁。

  因此。

  昨晚趁老徐睡着,他搞没了许多东西。

  最终也找到几种可以拆解分析,且目前能制作的样品。

  铁针、铁钉、铁皮青蛙。

  徐飞认为前两者不怎么好卖,因此选择了玩具。

  [发条玩具-铁皮青蛙。]

  这是一种简单的机械装置。

  其构成:铁皮、发条、齿轮、涂装。

  其原理:杠杆、弹势、动能。

  其规格:长73mm,宽40mm,高55mm,重量45g。(可调整)

  生产需金属铁、三色原漆或对应样品外观的漆料。(可更换)

  [该样品已收录科技列表。]

  [是否投产?]

  “是!”

  [1号生产线绑定‘发条玩具-铁皮青蛙’。]

  [现有151.43kg金属铁,8L对应漆料。]

  [已接入电力设施。]

  [计算产能……]

  [预计制造3521件。]

  [默认功率500兆瓦,耗时1s。]

  下一秒。

  土房子屋顶滋滋啦啦闪出几丝火花,空气里也弥漫着一股电线烧焦的味道,外面似乎还放了个大炮仗。

  徐飞见状,有点心慌。

  寻声跑出屋门,发现自家电表都糊了。

  “我爹三天没打我了!”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最新章节内容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大神好多牛的工业狂魔

  御兽师?

上一章目录我的书架下一章